100 thoughts on “❌这次香港动乱,不正是我们研究西方制度问题的机遇?|区域会选举≠香港公投|投票选举选区划分

  1. 陳平老師,香港人無端端的恨中國是被媒體煽動的,所謂的民意就是這樣操控出來的,香港的顏色革命也是這樣形成的,你的數據沒去了解這方面。很多香港人心開始大了,要獨立!

  2. 香港人?反中的所謂“香港人”中很多是已有外國國藉的外國人,相信外國人可以在香港參加選舉的起碼涉2百萬。中國是單國藉制,但這關乎“一國”的事,關乎香港與外國人佔有香港政治權利的事,沒有人想過依法執行。卻總將中國香港人和外國藉的人一籃子稱香港人,外國藉的所謂香港人的“新祖國”不是中國,所以他們不介意破壞香港。

  3. 不认自己是中国人的死台废死港灿可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上最下贱最没骨气的生物吃我绿油油的便便 says:

    陈大佬是少数几个客观描述中美经济处境,即不装逼也不装孙子的学者之一

  4. 陈平老师的视频,每集必看!先赞👍了再说!因为一定每集都是精品!是一场知识大餐!

  5. 中国不懂西方民主制度的运作猫腻,没有参与设计投票制度这可以理解!但是中国在香港问题上最大的错误就是承诺“50年不变”!

  6. 转自b战网友的分析,一看就懂里面的阴谋,我一开始好失望,香港怎么还选他们,这玩政治的真的6

    选举规则如下:以选取为选举单位,赢者通吃。
    甲选区:3个人,3人支持A,0人支持B,A拿走全部3张选票。
    乙选区:5个人,2人支持A,3人支持B,B拿走全部5张选票。
    结果:A有5人支持但只有3张选票,B有3人支持但有5张选票。
    民调显示A赢,但根据规则B赢。

  7. Gerrymandering,选区划分,是全部所谓民主国都在玩的游戏。控制了负责选区划分的机构,就能以总体少数票赢取多数议席。西方制度是只要合法,不考虑道德。比方说美国的选举,法律允许公司或个人捐款给后选人,墓本上是合法贿赂。所以,西方是道义放两旁,利字在中间的,别对他们有任何道德奢望吧。

  8. 有点鸵鸟的感觉。。。怎么看都是建制派大败,事实上说明一国两制至少在香港是失败的,名义上回归了,实际上还是英美在控制

  9. 在座的各位,不要广泛的骂香港同胞,几百万人里,也就那么十几万港独,虽然我们常讲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好汤,不管它是民主的还是社会的,香港是我们中国的香港,香港的同胞是我们的同胞,爱要精准,恨也要精准,我们大陆人爱香港也不仅仅是爱那些美丽的建筑和风景。希望和平!

  10. 今天香港的种种乱局,给社会经济政治研究的学者,教授提供了鲜活的素材。这也是好的一方面。

  11. 如何劃分選區,選民與獲選的比例,確實會影響選舉結果。

    不過「民主」選舉最大問題不在於選區、比例。反而係此制度的缺陷,勝利的三條方程式在於討好選民,愚弄選民,分列社會。

    https://youtu.be/fLJBzhcSWTk

  12. 革命也革不到底,五大诉求又没有后续方针,政治对抗还带不来实际利益,整天抓着警察那一点小事去闹,仿佛消失了这帮警察就万事大吉一样——这种空洞的反抗,你叫我怎么支持你?我就直说吧,我原本以为这是一场切实的夺权运动,还想着能搞出点什么大事,然而实际上是眼低手也低。示威者不切实际不顾长远对策,政府不切实际整天只会谴责——比喻一下就像孙中山当年不是务求推翻清朝,而是要慈禧立即下台传位给溥仪一样。乍看起来没毛病,细看下去毛病无限地大。
    一般来说有点政治智慧的也能明白这场动乱走不远吧?然而2020年了还在闹,原因是什么?原因是一群天真没学过政治课的学生在那整天「光复光复」地瞎喊,连带着一群更激进而又更无脑的在那打砸抢烧。民智未开,民智未开啊!!!!

  13. 刚看到陈平教授认为臭港区议会选举不代表港独民意公投这个观点的时候,还认为陈平老教授是老古板,书斋型学者,不切实际,不知道现在的社会风向,结果昨天今天路透社让臭港做的民调出来就打了我的脸,果然!支持港独的只有17%(其实真正支持的只有8,9是模棱两可型),不支持的达7成。我还是太嫩,被台巴的舆论风向带得左右摇摆,果然还是陈平老先生慧眼如炬!!!

  14. 不尽同意陈老师的说法。香港一战虽然结论尚未揭晓,但目前来看我个人认为已经失利。放开金融战不说,我们先单看中美两国对境外金流的控制能力。众所周知香港暴乱背后美国情报部门的介入,他们成功渗透并且资助了这场运动。然而相反,也有美国的反渗透:据台湾媒体报道,在台大选前两礼拜捕获一名男子涉嫌提供大陆账户进行人民币转账,每日汇兑金额高达1亿3千万元新台币——这是我们对台湾大选的渗透,没有美国的情报部门介入,台湾警方能抓住这比汇款?美国多年的反恐经验,多数核心工作都有如何有效控制金流,我们在相关领域缺乏经验,而且没有战争意识!希望我们的情报部门、解放军、和各种形式的影子银行之间也能形成高效的配合。

  15. 选举规则如下:以选取为选举单位,赢者通吃。
    甲选区:3个人,3人支持A,0人支持B,A拿走全部3张选票。
    乙选区:5个人,2人支持A,3人支持B,B拿走全部5张选票。
    结果:A有5人支持但只有3张选票,B有3人支持但有5张选票。
    民调显示A赢,但根据规则B赢。(复制于b站热评)

  16. 陳老是否在研究進攻型武器?
    趕緊拉起團隊,加快進度。
    雖然說時間在中國方面,但也不能永遠的防守啊!
    久守必失啊!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17. 陳老師說得好呀。所謂民主選舉的大弊病,就是少數人代表多數人,而由於利益分贓不均,這些少數人會遭到圍攻,為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增加代表席次,到最後一個席次所需當選票數少到憑個人資產,靠買票綁樁就能當選。然後狐群狗黨一聯合,就能壟斷所有利益。真正賢能之人反而猛虎難敵群猴,被排除在執政圈外。

  18. Thank you for sharing this video. Another valuable lesson from Prof. Chen 👍👍
    Wishing everyone on this page a successful 2020!
    Today, i've learned that a sheathed sword maybe 100 times stronger than a drawn sword. 😎

  19. 西方式假民主,是集体犯傻,西方信奉基督,恰恰是民主把耶稣钉死,德国民主选了希特勒,把二战带给世人,借助耶稣的死是拯救世人的迷药,给假民主遮羞

  20. 一个国家选举,分五十个选区,每个选区个一票,支持率过半获得选票。
    那么,假设A党在二十六个区获得51%的支持率,B党获得49%的支持率。结果,A党获得这选区的26张选票。
    而其他二十四个区,B党获得80%的支持率,A党是20%。结果,B党获得24张选票。
    这样,虽然B党全国支持率大与A党,但获得的选票依旧是26V24,A党获得选举,B党选举失败。

  21. 一直希望陈平教授号召我们年轻人成立一个类似量子基金的组织,我们可以联合几十万年轻人用自己的零花钱,组成一个大规模的做空基金,钱是王八蛋,没了再去赚,目的只有一个,大规模多批次的狙击西方金融市场,即使n次失败没有问题,只要有一次成功就足矣,就是不想让西方金融霸权好受

  22. 民主制度真是如图垃圾。被财阀控制的工具而已。所有民主国家弄来弄去。就是富人财富一直增加。没有其它。

  23. 反对派现在不停成立工会,打算今年攻克立法会,取了话语权后,再透过功能组别,去搶特首選举票。奪权三步曲。区议会是第一步

  24. 堅持自己對的事,是很孤獨,我不怕,我很勇敢。
    殖民地的香港不著播放中國很差,內地人很沒文化及素質。
    我一直不相信,我用雙腿跑去國內了解,見證每個城市進步,我很興奮,很感勳,很驕傲,祖國的昌盛,繁華及變化。
    我一直堅持愛中國,愛祖國。
    香港現在變得令我很陌生,很自私自利。
    我沒有得選擇,我的家在香港。
    他們做錯很多事,我等待他們回頭是岸。
    他們短暫被毒害,終會有一天醒來。
    要一個嫁去了外國多年的人改變,需要時間。
    年青人被宗教毒害,被教育毒害,只希望有心人教導他們從歪理回到正軌。

  25. 谢谢您,陈教授。腊八节快乐。知彼知己,能战能胜。我记住了。不要用理论来得出结论,而是要用数据和案例。通过数据,案例和观察来做研究,把利益放一边,实事求是,试验实践解决问题。我记住了。

  26. 還說是學者啊,請問這樣講出來有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對,你是不斷提出你的論點跟例子在說明,但是大部份都是偷換概念指鹿為馬。根據香港的投票成份來說都是你口中所謂民主派和支持政府的建制派,是民主6對4建制比例,都可以從香港的政府的選舉事務處網站看得到那麼多年的選舉。經常用陰謀論方式說西方國家在香港亂事搞局,請問你有真心為香港好嗎,有分析回歸一直來的香港政府在施政方面有哪個地方是做不好嗎,作為一個學者你有大膽假設亂港的人就是現在香港政府嗎?如果你是治理好這個香港,民心所向會有這樣的亂局嗎?
    我從經濟民生方向去批評,不談政治陰謀,香港人未有回歸之前都是紙醉金迷的生活,前國家主席鄧小平同志說過香港人回歸後「馬照跑,舞照跳」,香港人也只是很簡單也是普通人,但回歸後,地價不斷在上漲大陸的資產家、紅色資產代理人在香港抄起了都少物業,讓幾多的香港人都因為價錢太貴無法買屬於自己的物業,每天都飽所你們說的地主加租,生活愈來愈困難。香港人從來都是對政治冷漠你說得對,誰逼那麼多人願意付出代價?你覺得香港人自己本身不自私嗎?但比起大陸人連說句反對都不敢的,有什麼資格去批評別人為自己發聲啊。香港的經濟從大陸引進了第一個沙士病患之後,拖累了多久啊香港人有對大陸抱怨過嗎。後來開放什麼自由行的,跑來買生活日用品,你告訴我陳先生哪個國家的人會跑到別的地方買生活日用品,自己的地方沒有嗎?你家樓下的超市沒有得買生活消耗品啊。
    破壞影響香港的零售行業,你們知不知道就是這種你說「怪樣」逼走了多少經營長久的小店啊,換來就是藥房跟金鋪。這樣的「怪樣」,影響了多少香港的生活,想去樓下的小店吃個早餐都沒長店都消失了,這些情況你有沒有跟你廣大聽眾說明,我不求你們會真正了解香港跟體諒,有需要散播仇恨和抹黑言論嗎,最後請問一句,香港跟全球都是連接,那麼多選擇那麼多所謂的自由的香港年輕人,他們不去吃喝玩樂,不上深圳玩,每天待在香港爭取他們的自己,看到我的文字的人,你自己反省換作是你年輕你會這樣跟他們做嗎,會這樣傻被濫權的警察打到頭破血流,請問這樣做不是很怪很反人類嗎。
    最後補充一個,香港的區議會不是一個立法機關,如果按國內的形容就是「村長保長」,他們沒有實質的權力,請你陳的先生不要覺得叫得「區議會議員」≠「西方國會議員」,這樣的偷換概念已經對你的學者身份感到遺撼。一個700萬人地方有千名村長不合理哦,你會不會覺得也很搞笑啊

  27. 香港人来源之一,49年后逃离大陆的资本家和国民党,50年代的三反五反被镇压的反动派,60年代大饥荒的难民,70年代文革被迫害跑路的走资派,80年代突破重重封锁大逃港的老百姓。这些人怎么可能不恨共产党哦。。。所以所谓的四成建制派其实都是生在华营心在英。。

  28. 人口少的地区或国家,还是比较适合芬兰模式的,多少比例的选票,就多少比例的席位,任何声音都能得到表达,但是政党众多意味着大家必须寻找共同利益和价值观才能通过重大的决议。但是涉及欧盟的部分就很完犊子了

  29. 香港事情好处就是,给我们内地百姓提供了一个这么好的参照物,中国政府给予香港人民自主投票的全力,也愿意守护一国两制这个最大公约数,让香港自己的民主走的更远,接下去就看香港人民如何让自己的香港变得更好,大陆也要继续发展增强自己实力

  30. 《国富论》应该是某个阶段或者范围的总结,而现在时移世易,曾经中国古代有人觉得半部《论语》治天下,可能在某个时期比较合适,现在看来,孔老二的很多理论不能说错,但是适用范围有限制,同理,《国富论》也有适应范围的,现在中国提倡的全球一体化,共同致富,西方的传统经济学理论已经不适应了,所以川建国想收缩,躲进小楼成一统,然而现实会打脸。。。个人想法,想喷就喷我好了。。。

  31. 1. 選舉的實際作用是把想法不一的人們用選票數量呈現出來,然後再用小數服從多數的原則決定事情。所以,
    2. 如果要重新思考選舉的話,先要想清楚小數服從多數原則的内容,再,
    3. 想清選舉過程(例如數量劃份的問題)。
    4. 我個人認為,小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中尊重個人意志是一大因素。但如果個人意志受太多東西影響,個人意志不能獨立,並且跟着東西的影響而左右不定,那選舉所呈現的結果便也左右不定,不能落實了。
    5. 香港人素來對“物質的選舉”(買東西的選擇)十分敏感。炒股票即時獲利十分開心,省了三百元机票錢十分快樂。在同等的貨物内,除了銀碼,並不受其它因素影響(例如人情世顧)。但在政治則是黏土一塊,任人塑形。
    6. 叫黏土投票,比對牛彈琴還糟。
    7. 這是黏土的錯,不能全怪“選舉制度”吧!

    新年快樂!!

  32. 港府的有關網上列出了 是次選舉 每區每一個議席參選人的得票率。粗略看了一遍,觀察到有以下情況:
    1)平均每議席"大約"取得3千票左右就可當選
    2) 每議席的當選人 "大約" 比第二名參選者 多出1千票 左右 而勝出
    3)沒有(/很少)議席當選人 的選票是『大幅度』拋離對手而勝出
    以此現象推論:
    勝方可以取得接近90% 的總議席,是一個經過精密計算/計劃和 準確推行 的選舉工程 的結果。例如把支持己方 的選民,"有效地"分配到各選區,不會過份集中某些選區,而造成重疊浪費。而每選區每議席的當選人 "大約" 比第二名參選者 多出1千票 左右 而勝出,反証了每選區所需勝選票數 的 計算是如何的精密。
    當然,如何『吸引』一百六十萬選民 投票給自己一方,是這選舉工程成功的首要因素。

  33. 陈老师是个好人!有一些我还是听不懂,只怪自己的书读的太少了!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超越美国

  34. 陳平先生這期點出的這個選區問題,其實並無新意。在歐美的中學政治課中,一早就有採討和批評。這在歐美叫做Gerrymandring. 就是為了「正確」代表民意,選區有時會被劃得像一個怪獸一樣。但有選舉,就要有選區,不然如何投票?但有時候結果就會放大或縮少了實際投票的民意。但如何解決,到現在都沒有人可以拿出一個萬全之策。在英國,選區是定期隨著人口普查而改劃的,在很多國家也是如此。在美國,選舉團是最終選出總統的「獨立」實體。但二百年積累下來,那些「獨立的代表」變成只會機械性地投票選出他們的地區所鍾意的總統提名人。不知陳平先生有何改善建議?其實就算中國國內共產黨的投票,也同樣有這個問題。以多少人為一個投票單位選出的代表再去上一層投票,都可能會有這樣的問題。

  35. 历史老师没法当,
    跪求校长欲改行。
    学生人人会上网,
    当堂撒谎愧得慌。

    也想照本来宣科,
    也想锅里盛碗汤,
    毕竟孩儿正上学,
    还有老娘要赡养。
    看看满室期待眼,
    怎忍说谎骗儿郎。

    太平天国没法讲,
    历史动力咋这样。
    义和团也没法讲,
    杀戮平民黑心肠。
    抗日战争没法讲,
    中流砥柱捉迷藏。
    解放战争没法讲,
    长春市民遭了秧。
    反右斗争没法讲,
    阳谋无信似流氓。
    三面红旗没法讲,
    饿死农民冤魂荡。
    庐山会议没法讲,
    正直没有好下场。
    文化革命没法讲,
    祸首至今供庙堂。
    如果什么都不讲,
    怎么熬到铃声响?
    如果真把实话讲,
    也许明天就下岗。
    也许后天被约谈,
    不定哪天进班房。

    思来想去夜难寐,
    怎用良心去换粮?
    只有跪求好校长,
    换门课程试着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